母亲都会担心儿子被其他女人抢着吗?

妈妈不喜欢第一个女朋友,是因为她的面相凶。
 
重庆私家侦探,我天知道哪里来的邪门歪理,说颧骨高的女孩子,克夫。
 
妈妈说:“你看她面无三两肉的样子,不把你克死才怪。”
 
这话不仅没有依据,而且不礼貌,因为妈妈是当着那女孩的面说的。
 
女孩那年22岁,哪里见过这种刁钻的家长,又羞又恼,一张脸憋得通红,屁股像坐在钉板上,不知道往哪躲好。
 
他说:“妈,什么年代了,你还信这些?”
 
妈妈说:“你别不听老人言,害死的可是你自己。”
 
这样的侮辱,谁经得住,回去以后,女孩就主动提了分手。
 
他把自己闷在房间里足足一个月,想过一切挽回的办法,全都失败了。母亲说:“你要跟她在一起,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。”
 
算了,四年的初恋,就这么没了。
 
跟第二个女孩子交往前,他慎重地把照片发给了妈妈“审核”。
 
圆圆脸,眯眯眼,是家长很喜欢的甜美型。
 
妈妈对长相很满意,这回问题出现在一筷子鸡肉上。
 
大家在一桌吃饭,他给女孩夹了一筷鸡肉,妈妈突然就不高兴了,拉长脸坐在家长位上。
 
谁都不知道妈妈怎么突然不同意了。
 
说什么都不同意。
 
“她要是进门了,这个家就没我地位了。”她说得口沫直飞。
 
他的妈妈,就是一个泼妇,蛮不讲理。
 
泼妇自有泼妇的道理,泼妇说,儿子是她一手拉扯大的,养到二十几岁,都没给自己夹过菜,怎么就把菜夹到别人碗里去了?
 
哪有这样的道理,这样的媳妇进了门,恐怕连她立足的地方都没有了吧。
 
这一次他反抗得很激烈,母子俩大吵了一架,他把大理石茶几砸个稀碎,愤怒地夺门而出。
 
他跟女朋友保证,无论如何都会说服妈妈,但他没想到,妈妈竟然会去女孩的单位闹。
 
当时他不在场,但他几乎能想象那个场景,妈妈横眉怒目,骂女孩是狐狸精,要抢走她儿子。
 
还能怎么样?女孩子怒不可遏地跟他提了分手,第二段恋情,就这么结束了。
 
妈妈为什么会这样?
 
他其实能理解。因为她只有他了。
 
爸爸在好多年前,就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了,这些年,她又当爹又当妈,几乎是把他看作唯一的精神支柱。儿子长大了要结婚,在妈妈看来,那就是掠夺,是要了她的命。
 
干脆不恋爱了吧,别祸害人了。漫长的空窗期里,他这么想。
 
但是妈妈却又有些焦急了。
 
“你怎么还不找个女朋友啊?”她问。
 
他冷笑,继续埋头吃菜。
 
直到他遇到了她。他从来没有那么强烈地爱过一个女孩。他迫切地就想跟她结婚。
 
这一次,他不再征求妈妈的意见,他已经长大了,能有自己的意见了,结婚,只需要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行了,不是吗?
 
他问妈妈拿户口本的时候,妈妈起了疑心。这回她平心静气地跟他交流起来,她说:“这两年,妈妈想了很多,之前是我做错了,这一次我一定不干涉你的感情。带回来给妈妈看看吧!”
 
说到最后,妈妈还哭了起来:“这些年我怎么过来的,你不是不知道……”
 
就这样,他心软了,又把女孩带回了家。
 
起初,妈妈的确像变了个人似的,对女孩慈祥又体贴。他几乎就以为幸福就要来临了,直到他们谈论到了婚房。
 
妈妈就在旁边听着,一言不发地听着,听他们眉飞色舞地讨论,卧室怎么布置,书房怎么布置,客厅怎么布置……
 
突然间,她狂躁地站起来,一把抓起手边的凳子,砸在了女孩的头上:“滚!滚出我家!”
 
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,他们的新家里,居然没有她的位置!他们妄想把她挤出去!休想!
 
那张凳子,正好砸在了女孩的头上。
 
女孩的父母从外地赶来,只一个照面,他就明白,他们再也不可能了。
 
没有人会把女儿嫁到这样的家庭。
 
也没有女孩愿意嫁到这样的家庭。
 
这个家庭是变态的、畸形的、流血的、带着诅咒的。
 
他突然就想笑,太可笑了。妈妈疯了,他也疯了,去他的爱情,去他的婚姻,余生都一个人过吧,都一个人过吧!
 
就这样,他再也没有找女朋友。单着,越来越偏执,越来越怪,看什么都不顺眼,动不动就跟人起争执。
 
那个只有他和妈妈的家,就成了最大的战场。
 
“别他妈烦我!”以前他是个孝子,从来不敢对妈妈说一个“不”字,如今,呵呵。
 
“连你也这么对我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……”妈妈又哭了,就像她几十年来一样。
 
但是他再也不会心软了,他看着她哭,慢条斯理地拿出一根烟,点上……
 
哭吧,哭吧,这不是家,是牢笼,是地狱,他们活在这里,就注定要受惩罚。
 
他不再抵抗,也不再逃避,他要跟这个家一起,被拖到深渊里,这是他的宿命。
 
直到如今,他35岁了。
 
朋友结婚了,同学结婚了,堂兄、堂弟、表外甥、表侄女都结婚了。
 
但是他还是一个人,心像死了一样。冰冷,坚硬。
 
妈妈如今快60岁了,同龄人都有了孙子,她也想有一个孙子。
 
偶尔,她也会向儿子提起:“当妈求你了,谈个对象吧!”
 
他冷冷一笑,点起了一根烟。
 
烟圈在空气里腾升、扩散,很快就消失不见。
 
于是他又向上吹了一口,吹出一个崭新的、漂亮的烟圈,戏谑地对终于老去的妈妈说:“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?现在,再没有人跟你抢儿子了。”
文章编辑:重庆私家侦探 http://www.piezhu.com